主页 > 盈禾国际注册 >

台湾“蚊子馆”频现身 原来背后有条隐形利益链

2018-08-31

图为气功团体在恒春机场练气功。(资料图)

机场大厅里没有值机、托运行李的乘客,有的是满地的垫子和气功练习者。前些日子,台湾屏东县恒春镇养生气功团体发布的这张照片让不少网友大跌眼镜,而机场方面却称把候机大厅租给气功团体练气功是为了不让机场成为“蚊子馆”。

苗栗县外埔渔港商店街开张时很风光,但在原经营厂商倒闭后即闲置。(资料图)

由于台湾天气炎热,长期闲置、没有人气的公共设施往往会沦为蚊子生长的乐园,因而在当地被叫做“蚊子馆”。据台“立法院”预算中心近日调查,在岛内重大公共建筑中,至去年底被列管的闲置公共设施达100处,浪费公帑约221亿元(新台币,下同)。

为何岛内“蚊子馆”频频现身?

闲置原因五花八门

10多年前,恒春机场花费5.1亿元兴建而成。本来各方期待更多游客可以搭机游览垦丁,不曾想机场所在位置离海近、跑道短,又处在山坡上,每年有一半时间受落山风影响,飞机起飞难度极高。因此,飞机晚点或航班取消成为家常便饭。一开始机场还有些人气,时间久了旅客就全跑了,航空公司也是飞一班赔一班,就算旅游旺季也很少有人搭乘,机场最终沦为“蚊子馆”。

如同恒春机场一样,台湾不少重大公共设施就是因为设计建造时考虑不周全,建成后使用率低而荒废成“蚊子馆”。台东县垃圾焚化厂斥资19.7亿元建造,但由于台东县人口少,又是农业县,需要焚化的垃圾量很少,使焚化厂基本处于闲置状态;高雄的兴达远洋渔港建造时耗资近80亿元,建成后远洋渔业形态发生变化,迄今为止没有一艘远洋渔船入港,成为“空港”。

与上述情况不同,有的公共设施因为出现不符合法规的情况,还没投入使用便空置成“蚊子馆”。例如新竹科学园区宜兰园区,至今仍在等候环评通过;台铁新乌日站三至五楼因规划和法规抵触,长期无法提供商业使用。

此外,有的公共设施刚启用时效果不错,但后来由于其他原因导致空置。像是苗栗外埔渔港景观木栈道商店因为最初委托经营的厂商倒闭而停摆,“卫福部”新营医院北门院区因火灾损毁至今未修复,最终都沦落成为“蚊子馆”。

活化场馆任重道远

“蚊子馆”们不仅建设时耗费资金高,空置期间照样也有不小的开支。比如垦丁机场、台东垃圾焚化厂等,即便闲置不开工,也需要养着一批工作人员,同时相关设备也要定期维护检修,这些都需要花费纳税人的血汗钱。

为了盘活公共资源、避免“蚊子馆”一直荒废下去,相关部门采取多种措施,力图活化这些场馆。

南投县埔里镇仁爱路停四立体停车场原先使用率低,进入了台当局列管的“蚊子馆”名单。近期埔里镇公所透过外包经营、推出优惠停车方案吸引客户,提高了停车场的利用率,使之成功活化。彰化县的彰化市忠诚路台铁员工宿舍原先一度荒废,如今在当地社区的努力下转变成为长者共餐、娱乐与健身的“巷弄服务站”,深受居民欢迎。

不过,“蚊子馆”获得改善的情况仍然有限,迄今为止仍有许多场馆空置。有的场馆虽然名为“活化”,但其实不过就是在场馆门口换个招牌(比如原来叫商业街,现在改成叫文创中心,外墙上添置些涂鸦)、重新搞个剪彩仪式,之后继续用来“养蚊子”。

都是选票惹的祸

台湾对于“蚊子馆”的批评已有多年,但“蚊子馆”的建设从未停步,活化任务也十分艰巨。既然“蚊子馆”饱受责备,为何还能生生不息?因为有一条隐形的利益链在驱动这个游戏,最绕不开的则是“选举”二字。

为了赢得选票,候选人极力鼓吹各种公共设施建设和项目,给选民“画大饼”,许诺大家不切实际的“获得感”。选民们也都有“别人有我也要有”的盲从心理,一听说家门口建机场、高铁站、体育馆、环保园区等“高大上”的设施,往往会兴奋地不得了,极力支持许诺搞建设的这些候选人。等候选人成为行政主管或民意代表后,他们开始游说、关说推动这些项目,审批项目的主管部门在层层压力之下只要合乎手续就放行,哪怕它们规划不合理、后续运营乏力。

据台“内政部前部长”李鸿源观察,台湾因民粹政治当道,各县市争相比拼,力求“区域平衡”,做出一堆大而不当的设施。例如台北市有“两厅院”,台中市就要有歌剧院,高雄市也跟着盖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是否真的有市场不重要。“会让你丢官,能挡得住吗?”

如今岛内“九合一”选举将近,各地候选人又不断提出了各种名目的建设规划,加上2017年台当局提出8年8800亿的“前瞻计划”,撒钱、开工、建设的戏码仍在上演。可能过不了多久,一些新的“蚊子馆”又将诞生。(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 柴逸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8月31日第 11 版)

原题:乱撒钱,台湾“蚊子馆”何其多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